童年抵美,硅谷追梦……如果你是这80万分之一,那么……你可能面临遣返!

摘要: 对于22岁的施瓦兹(Schwartz)来说,上周,悲喜交加。喜的是,她获得了一个明年在苹果公司全职工作的机会,悲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废除“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计划,她有可能被遣返回国。

09-12 21:19 首页 国际金融报

对于22岁的施瓦兹(Schwartz)来说,上周,悲喜交加。

喜的是,她获得了一个明年在苹果公司全职工作的机会;悲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废除“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计划,她有可能被遣返回墨西哥。

在苹果公司,与施瓦兹境遇相似的,还有250人;在美国全境,与施瓦兹境遇相似的,足有80万人。

他们自小与父母来到美国,他们有一个充满希望的称谓——追梦人。

如今,梦或破碎。

数百公里外的急救护理员孔特雷拉斯,刚刚结束了长达6天的德州洪灾救援,就得知自己可能被遣返回墨西哥,彻夜难眠,“刚应付完一个风暴,又得迎接另一个风暴”。

移民局知道这80万人中任何一个人的住址、电话号码,以及所有个人信息。

在北京时间9月6日,美国司法部长赛申思正式宣布废除(DACA)计划的那一刻起,这80万人都要在忐忑中打理一切。

幸运的是,硅谷巨头与这些人站在一起。

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邀请了三名追梦人到自己的家中,做视频直播,希望美国政府慎行,百万人围观。

苹果公司总裁库克称:“将让移民专家提供咨询服务,为追梦人提供帮助。将与国会议员合作寻找法律途径,为追梦人提供永久保护。”

350多位美国企业高管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名信,向白宫陈情,“如果这80万人被遣返,美国的GDP将损失4630亿美元。”

他们是追梦人

“现在的局势让人心碎、恐惧、不安和失望,特朗普的废除计划,让美国梦彻底破碎。”北京时间9月7日,1000多名示威者聚集在旧金山联邦大楼外抗议,一群人站在卡车上发表演说。

加利福尼亚是追梦人最多的州,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22万人。特朗普宣布废除DACA计划后,追梦人以及追梦人的支持者在全美各地举行集会、游行。

艾拉娜(Ariadna)也在游行队伍中。她三岁就来到美国,目前在一家非盈利组织工作,育有两个女儿,“我是一个守法公民,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把美国当成自己的家。现在恐怕这一切都会消失”。

艾拉娜有些恐慌,因为移民局知道她的住址,清楚她的电话号码,以及所有个人信息。

DACA计划于2012年6月设立,适用对象为在美居住5年以上且在16岁前首次进入美国的31岁以下非法移民。符合条件的人被允许在美停留及工作两年,暂时免遭遣返,这些年轻人被称为追梦人(Dreamers),全美约80万人。

美国联邦政府数据显示,因DACA计划受惠的80万人,大多数为拉美裔,约62万人来自墨西哥,其余来自20多个国家。

美国德州急救护理员孔特雷拉斯(Jesus Contreras)早已视美国为自己惟一的家乡。

他6岁跟随家人从墨西哥来到美国,在休斯顿长大,最终成为一名专业急救护理员。

9月初,飓风哈维肆虐德州,休斯顿洪水泛滥,孔特雷拉斯连续6天参与救灾,“感谢DACA计划,能让我在美国合法工作,为社区做贡献”。

在得知自己可能被遣返的消息后,他彻夜难眠,“刚应付完一个风暴,又得迎接另一个新的风暴”。

他们是STEM咖

在美国的科技从业人员中,移民类员工占比约1/4,硅谷,这一比例更高。

根据美国发展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和移民改革组织FWD.us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80万追梦人中,91%已在美国就业。

27岁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萨拉曼卡(Sarahi Salamanca)也是一位追梦人,2012年申请DACA,取得了合法移民身份,获得合法工作资格。

随后,萨拉曼卡在硅谷,开发了一款名为“追梦人路标”(Dreamer‘s Road Map)的应用程序,帮助无证移民和低收入学生获得奖学金和工作机会。她说:“人们会因为我们是无证移民,认为我们对这个国家没有贡献,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今年,她荣登福布斯30岁以下最具潜力的30名杰出人士榜单,成为教育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年轻人之一。

2001年,为了躲避暴力冲突,菲利普·萨拉查(Felipe Salazar)和家人离开哥伦比亚,持旅游签证前往迈阿密,希望申请美国庇护,未果,萨拉查成无证移民。

在美国硕士毕业后,由于没有合法身份,萨拉查无法进行面试或者参加实习,也不敢坐飞机。

直到2012年,奥巴马推行DACA计划,萨拉查任职硅谷一家初创公司,研发智能耳机,“终于有了一份稳定的薪水”。

在硅谷,像萨拉查这样的追梦人众多,努力工作,按时纳税,把自己当成美国人。

根据加州大学劳工中心统计的数据,在硅谷18-32岁的人口中,有14%是无证移民。这些无证移民中超过70%在硅谷工作,这个比例完全高于硅谷当地人在硅谷工作的比例。

“现在政府的所作所为既残酷又不负责任。”萨拉查说。

2015年,加州大学移民全球化与教育学院的统计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无证移民所学的专业涉及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或数学(Mathematics),这四大学科统称为STEM。

2012年,美国总统的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曾发出警告,美国将会在十年内缺少近10万STEM专业人员。

美国移民改革组织FWD.us主席Todd Schulte直言:“追梦人”正在帮助填补这一空白。

FWD.us的报告显示,如果追梦人被悉数遣返,平均每个月将有3万人失业,未来两年约70万人将失去工作,未来10年美国的经济产出将损失4630亿美元。此外,为了填补这70万个工作岗位,政府和企业将花费34亿美元。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Todd Schulte说:“无论如何,DACA计划给硅谷甚至整个美国经济都带来了巨大的成功,DACA计划让这些追梦人可以在美国任何行业甚至主要的公司工作。”

他们的命运会反转吗

硅谷大佬愤怒了。

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与另外350多位美国企业高管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名信,恳求特朗普不要废除DACA,希望为那些非法移民美国的儿童提供法律保护。

联名信中指出:“这些追梦人对于公司和美国的未来,都是非常重要的。有了他们,公司的业绩才能增长,才能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才能继续在国际化竞争中占优势。如果这80万人被遣返,美国的GDP将损失4630亿美元,在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税贡献方面,将损失246亿美元。”

谷歌CEO桑德·皮查伊、惠普CEO梅格·惠特曼、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以及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等硅谷高管都在这份联名信上签了字。

但是,特朗普一意孤行。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正式宣布废除DACA计划后,库克向员工发表备忘录,除了对特朗普表示谴责外,还指出:“苹果公司将让移民专家提供咨询服务,为追梦人提供帮助。将与国会议员合作寻找法律途径,为追梦人提供永久保护。”

据库克在推特上的表述,苹果公司目前雇佣了250名追梦人。库克将与他们站在一起,为得到平等对待而奋斗。

微软公司总裁兼首席法律官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在一篇博客中透露,微软雇用了受到DACA保护的39名员工,“如果美国政府试图驱逐他们中的任何人,微软将提供一切帮助,大力捍卫所有追梦人的合法权益”。

脸书(Facebook)CEO扎克伯格在脸书上谴责,废除DACA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发表推特,呼吁国会采取行动保护追梦人。

作为DACA的推动者,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脸书上发声:“特朗普把枪口对准这些年轻人是错误的——因为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们已经开创新的事业,在实验室里研究新知,在军中服役,为我们心爱的国家做出贡献。废除DACA是弄巧成拙,也是残酷无情。”

墨西哥副外交部长卡洛斯·萨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这些“追梦人”选择回到墨西哥,墨西哥将“张开双臂”欢迎他们,为他们提供工作、教育和经济支持。

据悉,DACA计划受益者中的大部分人在明年3月5日之前不会受影响,国会将在6个月时间内,考虑适当的立法解决办法。

这是李婷惟一的希望了。

26岁的李婷是DACA华裔受益人,2013年DACA申请获批后,先在大公司的国际市场部工作,目前受雇于一家科技创业公司,由于热衷公益事业,同时在多个非营利组织任职,为移民和“追梦人”发声。

在白宫宣布DACA计划废除后,李婷前途未卜,“现在只能寄望国会,我们已别无选择,只能相信,也只能朝此努力”。

记者 李曦子


▼ 好文推荐



国际金融报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首页 - 国际金融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