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獗近百年,为何庞氏骗局如此有诱惑力?

摘要: 保加利亚人鲁娅·伊格纳托娃还在抛头露面。8月24日,芬兰电视台播放了一段近两分钟的采访视频,她依然在为维卡币

09-06 11:53 首页 国际金融报

保加利亚人鲁娅·伊格纳托娃还在抛头露面。

8月24日,芬兰电视台播放了一段近两分钟的采访视频,她依然在为维卡币(Onecoin)的技术以及价值辩护。

与此同时,芬兰警方重启了对维卡币涉嫌庞氏骗局的调查;数千里之外的中国广东,已经对一起价值3.1亿元的维卡币投资案定性为传销。

传销,在眼下的中国,分南北,洗脑理论分“几何倍增学”和“五级三阶制”。从传销的组织特点看,其实是异化的庞氏骗局。

▲鲁娅·伊格纳托娃

自上世纪20年代,一位名叫查尔斯·庞兹的投机商“发明”了庞氏骗局后,犹如一只潘多拉魔盒,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总有一款庞氏骗局企图捕获他。

为什么庞氏骗局如此有魅力?法律和监管手段为何总是防不胜防?

标的五花八门

“国际邮政代金券交易,利用低汇率获得利润,45天内将付给投资者50%的利息,吸引数千名投资者。”1920年7月24日,《波士顿邮报》登出了这样一则报道。

主导这场生意的是查尔斯·庞兹,意大利裔投机商,21岁移民美国,受美国式发财梦熏陶,发现国际邮政代金券汇率差价,有商机。

当时,一战刚结束,各国汇率波动剧烈,但是,邮票价格与各国存款利率相对固定。随着欧洲国家货币大幅贬值,理论上,如果在欧洲购买国际邮政代金券,在美国兑换,可利用汇率差价获利。

可是,这种操作无法实现:一方面,邮票代金券无法变现,另一方面,邮票代金券数量有限,不具备大规模投资的可能。

庞兹不管这些细节,到处拉拢客户,承诺高回报率。当庞兹利用第二批投资者的钱支付第一批投资者的利息之后,大多数人难以抵御金钱的诱惑,投资者蜂拥而至。

查尔斯·庞兹利用国际邮政代金券打开了庞氏骗局的门,随后一百年,各种改头换面的庞氏骗局登场。

▲资料图片:查尔斯·庞兹

一部分标的具有商品属性,例如国际邮政代金券、美容产品、电子产品、生活用品等,还有一部分是投资项目、公司、房地产等。

20世纪80年代初,著名音乐制作人、后街男孩创始人娄·珀尔曼,向投资者们推销即将起步的航空公司“跨洲航空”,其实,这是一个只存在于报纸上子虚乌有的公司。

珀尔曼利用制造出的虚假财务、税款和文件吸引投资者,创造的庞氏骗局涉案金额高达3亿美元。

更高阶的是投资衍生金融产品,比如,纳斯达克前董事会主席伯纳德·麦道夫的对冲基金、俄罗斯人谢尔盖·马夫罗季创办的MMM互联网金融互助平台基金等。

无论标的有多千奇百怪,但是,骗局设立者一般不会公开投资的具体细节,通过保持神秘性躲过外界质疑。

收益高于平均水平

让投资者趋之若鹜的,不是这些投资标的,而是由其“衍生”出的高收益。

麦道夫是证券电子交易先驱,华尔街资深人士。

上个世纪90年代,因为将电子交易引入纳斯达克股权交易所,并吸引谷歌、苹果等公司在该交易所上市,麦道夫在华尔街获得了极好的声誉。

随后,麦道夫以股票上市经纪人的身份,成立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

为了吸引客户,麦道夫声称,掌握对冲基金的某种独门秘籍,承诺每年8%-12%的年收益率,不管金融市场形势如何,年年如此。

最初,麦道夫利用自己对电子炒股技术的运用,股票交易利润远高于同行。

随着电子股票交易技术的广泛应用,金融监管制度不断严格,股票交易带来的利润已经无法支撑他对投资者的高额回报,不过,他依旧维持10%左右的年收益率。到了后期,所有回报均来自于新加入的投资者。

只要没有人要求拿回本金,秘密就不会被拆穿。

2008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38%,麦道夫旗下的对冲基金仍然报出5.6%的增长率。

纵观庞氏骗局,无一例外,都是高收益承诺。

庞兹通过投资国际邮政代金券,宣称45天就能获得50%收益率,90天可以达到100%;MMM金融互助平台宣称30%月收益率,23倍年收益率;电台节目主持人盖里·格伯斯向投资者保证投资房地产可以获得8%-40%的回报率。

从风控角度讲,风险与回报成正比。但是,庞氏骗局却相反。一方面,承诺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回报率;另一方面,很少强调投资风险。

金字塔结构投资群

庞氏骗局,以高收益为诱饵,资金链尤其关键,因此,发展下线成为重中之重。

1994年2月,俄罗斯人谢尔盖·马夫罗季创立MMM股份公司,打着“普通人的社区,互相之间无私帮助”的旗号,以月收益30%,在印度、中国、南非、印尼等国家盛行。

据MMM金融互助平台介绍,会员参与投资必须以马夫罗币这种网站内部虚拟货币为载体,买入被称为“提供帮助”,卖出获利则被称为“得到帮助”。

买入马夫罗币后,要经过15天的冻结期才能卖出马夫罗币套现,期限为1至14天。在冻结和等待出售期内,每天都有1%的利息。

参与者发展他人加入可获得推荐奖(下线投资额的10%)、管理奖以及发展“下线”的管理奖:第一代5%、第二代3%、第三代1%、第四代0.25%,以此激励模式鼓励会员不断发展更多的下线。

下线发展模式,令庞氏骗局形成了滚雪球似的金字塔模式,即便是高深莫测的麦道夫,也避免不了拉拢下线的套路,利用朋友、家人和生意伙伴关系,发展“下线”,同时又打入犹太人最顶尖的俱乐部,拉拢富人投资,组成庞大的金字塔型投资者群。

▲资料图片:金字塔骗局

音乐总有停止时

“只要因为音乐还在,你就得起身跳舞。”2007年夏天,次贷危机开始爆发之际,花旗银行前首席执行官普林斯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的这段表述,伴着金融危机,广为传播。

一年之后,“音乐”停了,各个层面投资人的资金链紧张,要求赎回在麦道夫公司的投资。

起初,麦道夫还可以勉强支撑,但到了2008年12月,一个客户要求赎回70亿美元的投资,麦道夫难以为继。

至此,华尔街史上最大的欺诈案暴露在世人面前,诈骗金额高达650亿美元,包括汇丰集团、瑞士私人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在内的许多金融机构都损失惨重。

大部分庞氏骗局都是因为外部市场环境以及监管环境的变化,导致资金链断裂。也有一些是因为内部管理问题,导致崩盘。比如MMM互助金融,是在瞬间崩盘。

据MMM系统内部通知显示,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2月15日,系统内所有奖金被冻结。

可是从2015年12月中旬开始,MMM系统只可以往里面打钱,但是无法提钱,说明这一系统里面已经无钱可提。

有人开始意识到上当受骗,呼吁受害者联合起来报警。

最高判刑150年

庞氏骗局,像泡沫,一戳就破。随之而来的是,逮捕、官司,以及冤情。

2009年6月29日,麦道夫因涉及证券欺诈、伪证、洗钱等11项罪名,诈骗金额超过650亿美元,被判处150年监禁。

这是截至目前为止世界金融史上诈骗数额最大,受害者最多,刑期最长的“庞氏骗局”。

超过百年刑期的还有一位。

前德州富翁、斯坦福金融集团董事长艾伦·斯坦福在20多年的时间里通过出售存款凭证,“窃取”客户资金70多亿美元,被判监禁110年。

在美国,对于所有刑事犯罪,均采取并科原则,即将一人所犯数罪所判处的刑罚绝对相加,合并执行。一些庞氏骗局操控者涉及金额较大,且波及投资者人数众多,数罪并罚,刑期都在20年以上。

佛罗里达州律师斯科特·罗思坦利用名下的律师事务所,伪造法律文书,策划“庞氏骗局”,诈骗12亿美元,被判50年监禁。

娄·珀尔曼在长达近30年的时间里欺骗银行和个人投资于名存实亡的航空公司,造成逾3亿美元的债务,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

中国异化成传销

在中国,庞氏骗局已经异化成传销,投资标的种类繁多,从洗脚盆到虚拟货币,应有尽有,甚至一些组织,投资标的是“慈善”。有些投资标的有地域性,有些投资标的与国际接轨,比如维卡币,利用“几何倍增学”和“五级三阶制”等理论架构,给入会者洗脑。

▲当前中国各地正全力打击传销组织

自成立起,维卡币就在中国落地生根。鲁娅·伊格纳托娃还在香港组织了挖矿大会。维卡币招商大会也在数个城市顺利召开。

维卡币之所以引发中国民众关注,是因为陈满。

陈满,因一起冤案为公众熟知。因为一起杀人案,陈满被误判为凶手,坐牢23年。2015年12月29日,案件再审。2016年2月,陈满被宣告无罪。2016年,陈满申请国家赔偿一案,最终获国家赔偿275万余元。

再次在公众面前出现,陈满已成维卡币投资受害者,“通过一家名为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投资了维卡币”,“这家公司里平时见面的工作人员,都只是推广人员,都很厉害”,“自己参与投资是了解清楚,把稳了的,这家公司已经在全球除俄罗斯和非洲外全部布局”。

近期,芬兰当局重启了对维卡币的调查。之前的调查发现,维卡币的运营公司在保加利亚进行管理,并将资金汇入多个芬兰银行账户。从目前的情况看,维卡币运营方利用私密区块链的概念进行推销,其结构类似庞氏骗局。

像陈满这样的投资人,在中国,数以万计。

2016年7月,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发布《新型网络传销———微传销在我国的发展、危害及防治研究》,“新型网络传销无实体项目支撑、无明确投资标的、无实体机构,以高收益、低门槛、快回报为诱饵,靠不断发展新的投资者实现虚高利润。”

一个细节是,关于陈满投资的事情,陈满大哥陈忆劝过,“投100万一年回报900万,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回报”,“你想人家的马褂,人家就惦记你的长衫”。

记者 袁源 实习生 李曦子


▼ 好文推荐



国际金融报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首页 - 国际金融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