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无休、24小时运营,睡眠豆荚为不走运的滞留旅客带来“福音”

摘要: 如果你因为一场雷雨或错过航班被迫在机场过夜,现在你有了更好的办法。

11-10 23:09 首页 商业周刊中文版

本文系商业周刊App付费文章,禁止转载。


撰文:彭博社

一些机场正在为不走运的旅客设想更好的过夜方式


“机组人员也会进来小睡一会儿,飞行员们很喜欢它”


数十年来,因为一场雷雨或错过转机航班,你都有可能被迫在机场过夜,此时,心烦意乱的旅客们往往会陷入一个避之不及的两难选择:是去试试登机口的弯曲座椅,还是席地而卧?


一些机场正在为此类不走运的旅客设想更好的过夜方式,并借此赚点小钱。目前,至少有4家企业致力于为机场提供新一代睡眠空间,这些空间被称为睡眠舱、胶囊,甚至豆荚。Minute Suites LLC即其中之一,该公司已经在亚特兰大、达拉斯-沃斯堡以及费城的机场内安置了零售睡眠空间,其位于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机场内的睡眠设施也将于12月开放。华盛顿杜勒斯机场也在探索该理念,并有望在2017年推出睡眠设施。


“小睡舱”


2017年夏天,一家名为izZzleep的公司也在墨西哥城机场内开设了一个睡眠胶囊的院子,价格为1小时8美元,整晚34美元。伦敦的迷你酒店运营商Yotel Ltd.已经在四座欧洲机场内运营其YotelAir,并计划于2019年初扩张至新加坡樟宜机场。Yotel希望未来能将业务拓展至美国的机场,NapCity Americas同样有志于此,后者获得了在慕尼黑机场运营睡眠豆荚的德国公司Napcabs在美国的经营权。随着全球的机场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其中很多无疑都在探索如何为旅客提供便利,斯蒂芬·罗森费尔德(Stephen Rosenfeld)如是说。他是一位来自佛罗里达的创业者,2014年成立了NapCity Americas,以在美国推广遍布欧洲的“小睡舱(napcabs)”的形式。


NapCity的小睡舱


他们对于这项理念也越来越开放。不过,零售式“休憩”进入机场的步伐一直很慢,尽管它们已经为那些遭遇到因天气、机组人员缺失或机械故障而导致航班延误的疲惫不堪的旅客提供了几十年的服务。你去把全球最重要的一些枢纽(纽约、洛杉矶、马德里、多伦多、苏黎世)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一个按小时收费的床位。原因各不相同,但每当涉及重要机场的空间分配问题时,对收入的考量往往占主导地位。在繁忙的机场里,相比健身房或小睡舱等设施,酒吧、餐厅或麦当劳的收入总是高很多——机场通常会抽取一定的销售提成。


“机场餐馆的一个座位一年可创造2万美元的收入。”一家波士顿创业公司Sleepbox的联合创始人彼得·钱伯斯(Peter Chambers)说。他的公司向机场、写字楼等场所出售一种45平方英尺(约合4.2平米)的小屋。


另外,零售睡眠提供商都希望将此类设施设在安检口内,以尽量减少乘客的麻烦。没人想在不必要时大排长龙,或应付运输安全管理局(TSA)的工作人员。


不过,这个新的个性化酒店行业要想蓬勃发展,还要跨越一些障碍。一直以来,机场都与周边的旅馆维持着一种共生关系,那些旅馆会招待驻外的机组人员、外出开会的人员,以及滞留的旅客。博兹曼黄石国际机场的副主管斯科特·汉弗莱(Scott Humphrey)表示,机场可能不想被认为在挑战这一由辖区内及周边的旅馆组成的住宿生态系统,其中许多都标配着往返机场的接驳车。



Yotel的副总裁乔·伯灵顿(Jo Berrington)表示,多数零售睡眠运营商都希望能取得机场的长期租赁承诺,以实现合适的回报,YotelAir的平均使用时间约为7小时,起价约为4小时35欧元(约合42美元)。她说该公司理想的机场投放规模大约为60-150个舱体。目前,YotelAir的运营范围已经涵盖了阿姆斯特丹、巴黎以及伦敦的两个最大的机场,该公司也已经与北美的机场展开了讨论,但尚未达成任何协议。


Minute Suites表示其运营是整齐划一的,但也会依据淡旺季来动态地调整价格。该公司在评估机场时,会考量国际航班和转机航班的数量。起价约为1小时32美元;在位于达拉斯-沃斯堡机场的两处设施中,过夜的价格约为140美元,比C航站楼附近的凯悦酒店的房价便宜100美元左右。


NapCity小睡舱


“我们的商业模式不仅仅建立在航班延误或取消之上。”Minute Suites的副总裁克里斯托弗·格拉斯(Christopher Glass)表示。这家公司由来自艾奥瓦的两位眼科医生创建,包括已故的电视心理学家乔伊斯·布拉泽斯医生(Dr. Joyce Brothers)的女儿。“机组人员也会进来小睡一会儿。飞行员们很喜欢它。”


在首都华盛顿的主要国际机场杜勒斯机场,华盛顿大都会机场管理局(Metropolitan Washington Airports Authority)上月发出了一项呼吁,希望“在机场内有一片安静舒适的场所,让旅客能在候机时睡觉、休息或工作”,该区域的面积可能会有近1300平方英尺(合121平米),且全年无休,24小时运营。该机场对潜在运营商进行推介时说:“氛围应当类似于小的旅馆房间或类似的私人空间,”


设计直接取法自木乃伊石棺


当然,用于小睡或短暂过夜的紧凑居住舱绝非新鲜事物,日本是这一理念的先驱,一些胶囊旅馆开设在了人口密集的都会区、夜店区域以及火车站旁。在亚洲的许多例子中,睡眠豆荚即简化到仅剩核心功能(一个床垫和一点别的东西)的旅馆,设计直接取法自木乃伊石棺。


目前锁定美国机场的多数设计尺寸则要大得多。“我们对海外模板做了十分美国化的定制,”格拉斯表示。“我们美国人喜欢宽敞的空间。”该公司计划到明年年底将设施的数量扩充一倍,但拒绝透漏下一处场所的选择。


有些豆荚里号称有一只沙发床、枕头以及毯子。Minute Suites还纳入了隔音系统及独特的音频系统,来帮助你入睡。有些足够大的甚至还包含了工作台和椅子。


Minute Suites的睡眠空间


钱伯斯表示,美国机场正快速从增加“停留时间”,或者说增加旅客选择在机场购物或喝酒的间隔时间,向“提升”时间的质量转变。而是否配备恰当的便利设施,包括整洁、安静、隐蔽的休息场所,或将影响旅客对转机机场的选择。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主要机场都在为各种舱体寻找空间的原因所在了,”他说。


此类舱体的商业模式基本是高度自动化的,类似于自动售货机。每次使用完后,会有员工前去打扫,华盛顿杜勒斯机场则希望服务人员也能提供安全保障。此类豆荚是否应限定一人使用,目前尚无定论,而YotelAir的舱体可以招待一家人。


这些豆荚不仅仅是水平的橡皮屋:其中设有兼做工作台的电视机,并配有WiFi、手机充电器及电源插头。Minute Suites也会出售近150种睡眠相关的物品,比如牙刷——但许多厂商没有此类服务。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拷贝一座旅馆,毕竟,压低管理费用是成功的关键。


“我不冒充旅馆,也不想成为旅馆。”罗森费尔德表示。他正努力为NapCity签下第一份租约。“我们的目的是帮助公众。”该公司的收费标准将是1小时(最低停留时间)45美元,随后每增加30分钟,加收20美元。


“这是一项利润很高的业务……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确实需要员工,”他称,机场睡眠舱是一种“微奢侈品,基本人人都负担得起”。


而在搞定机场业务后,罗森费尔德又看到了小睡舱的一个或许更有利可图的未来家园——医院。


编辑:耿川迪、黄琬钧

翻译:程玺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机场健身廉价iPhone睡眠结婚

丁磊摩托车崛起日本百元店塔吉特危机

教育中国地产啃小族迪士尼比特币分叉

汽车革命腾讯刘炽平狼人杀省钱套路涨工资

知识付费赌城拼飞机iPhone设计师机器人语言

......


首页 - 商业周刊中文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