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获傅盛、张泉灵、盛通股份投资,编程猫的互联网思维

摘要: 像机器猫一样的陪伴,编程猫给00后营造怎样的梦?

11-10 23:09 首页 鲸Media


本文共5243字,预计阅读6分钟

“我们希望编程猫能像机器猫一样陪伴大雄的成长。”李天驰看来,工业时代依赖机器,而人工智能时代更依赖背后的算法,即编程。所以,编程等同于未来,将拥有类似于机器在工业时代的地位。


编程猫近日还与机器人教育品牌乐博乐博机器人教育正式达成战略合作。乐博乐博机器人教育将在北京地区16家直营店逐步推出编程猫免费体验课活动。


从今年3月起,编程猫调整战略,将自己定位于一家以工具和内容为主的平台,因此,编程猫将加强与机构和公立校的合作。编程猫提供平台和课程体系,机构负责招生和教学。而在与学校合作方面,编程猫免费为其提供平台和接入课程体系,为此获取大量学员使用数据,完善人工智能机器人“猫老祖”的教学。


对于业绩,李天驰认为,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编程猫不着急盈利。他更看重平台上的注册用户数,编程猫的目标是注册用户数达到1000万人。目前,平台上的注册用户数有32万人。


虽然成立不足3年,编程猫却获得了不少融资,其中不乏A股上市公司的身影。2015年5月,编程猫获得猎豹移动、紫牛基金数百万天使轮融资;2016年12月,编程猫获得2000万元A轮融资;2017年5月,编程猫获得盛通股份1500万元融资。有意思的是,编程猫的天使投资人、紫牛基金创始人张泉灵的另一个身份是编程猫平台上的学生家长。


“我们更多的是站在孩子的角度设计产品。”在鲸媒体和李天驰的聊天中,他说得最多的便是这句话,虽然公司战略转变后将与B端客户合作,但是公司的产品最终还是服务C端用户。从成立到现在,编程猫是如何践这一产品理念的?又为何要转型?这一过程中,李天驰又是如何思考的?



转型:专做工具和内容


今年三月,编程猫重新调整战略,将自己定位于一家以工具和内容主的平台,并逐渐砍掉带来盈利的培训业务。未来也将与更多的培训机构、硬件厂商、学校合作。在李天驰看来,这并不是一件突然的转变。


一直以来,李天驰带领团队从产品角度审视公司的发展,包括快速迭代、利用互联网方式“小步快跑”等。也正因为此,编程猫先后投入近200位工程师开发和迭代自己的3D图形化编程平台,即box.game,俗称代码岛。


“傅盛和我说过他做工具类软件的核心优势是:我们构造一个连腾讯和Facebook都构造不了的壁垒,因为他们不会投入这么多工程师在这一个非常小的领域,我立住了,就能快速地发展,然后再把这些流量变现。”李天驰向鲸媒体说道。目前编程猫平台上已累计有32万注册用户,而他的目标是达到1000万。


我们还是一个以产品和技术驱动的公司形态。”李天驰把少儿编程培训中的平台、内容和销售分别对应上游、中游和下游,而转型后的编程猫正处于上游和中游,主要提供工具和内容,因此,公司在技术和研发人员的投入比重更多一些。据悉,目前编程猫总共180人,其中,技术人员占了70人,教研人员则有80人左右。


对于下游的编程培训机构或者硬件厂商,编程猫更希望和它们达成合作关系。李天驰告诉鲸媒体:“我们真正关注到的是广大中小型教育培训机构。”编程猫输出工具和内容,帮助合作的培训机构完成编程教学。


例如,在近期编程猫对外公布的与机器人教育品牌乐博乐博机器人教育的合作中,乐博乐博将在北京地区16家直营店逐步推出编程猫免费体验课活动。接下来,编程猫还会继续公开和其他机构的合作,预计在今年年底,合作机构将达到500家。


与线下培训机构合作并不是那么容易,首先得打消他们担心收割用户的疑虑。为此,编程猫的做法是将自己的课程挂上一个和线下机构同等价位的定价,以此确保用户选择线下机构。



在与学校合作方面,编程猫已进入到1000多所学校,为学校的信息技术课程提供平台和课程体系。据悉,在编程猫官网的“学校”入口,学校可以在线申请永久免费接入编程猫课程。此外,编程猫还会定期组织老师进行为期3-5天的线下培训和即时的线上答疑。“我们更重视学生在这上面学习产生的数据。”李天驰如是说。


值得注意的是,编程猫还有意“出海”。李天驰介绍,目前编程猫在台湾、瑞典、以色列等地区做拓展,而在编程猫最新迭代的平台上,已经能够支持多语言版本。“现在只做了简体中文、繁体中文和英语,接下来我们很快会上线各个语言的版本。”他还透露,接下来的两个月,编程猫将开始正式启动海外拓展。



产品:游戏化编程教学


目前,市面上的少儿编程培训公司大多都基于Scratch平台开发适合自身使用的平台,而编程猫与之不同的是自己研发底层技术。据悉,编程猫最初1.0时代是命令行编程,2.0时代是图形化编程。如今,编程猫平台最重要的产品是代码岛,也是编程猫的3.0时代——游戏化编程。“这个工具本身就是一个游戏,从而吸引小朋友的兴趣,激发他们的创造力。”李天驰强调。


以编程猫的知识竞赛式课后作业《通天塔》为例,在开始试炼前,学员可以在《起源》、《突变》等篇章中了解整个游戏的故事情节,在规则中了解进入试炼之后需要做什么。值得注意的是,编程猫在《通天塔》规则讲解中,插入了一些漫画内容进行提示,缓解学员因看枯燥的规则带来的不专注。排行榜分为总榜单和层榜单,实时排名。鲸媒体浏览了编程猫百科论坛上孩子们关于《通天塔》的132个话题回复,有关排名的内容居多,也在侧面反映出小朋友在游戏的过程中,因注重自己的排名,不断地刷新自己的记录,从而掌握更多的编程知识。



有意思的是,编程猫教学的老师并不是真实的老师,而是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猫老祖”,学员通过聊天系统和猫老祖进行交互。李天驰解释道:“它是一个人机交互,更像是在一个游戏里面,学员按下按钮,触发一些剧情,然后猫老祖会给学员一些指引,学员根据指引完成任务。”


“虽然编程猫现在能够实现根据简单的上下文语义进行自动搜索,但是更深层次的答疑还是很难实现。”李天驰坦言,“因为现在数据量比较少,机器学习的能力比较弱,所以我们现在更多的是用人工去处理这些数据。我们需要不断地积累数据,需要把小朋友在每一节课遇到的问题建立模型,然后进行机器学习。”此外,猫老祖通过机器学习可以进行迭代,而其迭代速度优于真实老师能力提高的速度。


李天驰介绍,编程非常容易被建立模式,它不像作文很难建立一个模式去评判好坏。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在“声控飞机”的课上,小朋友作出的错误数据最多只有20多个,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模型,当此后的小朋友再次提交时,经过系统的比对,猫老祖就会迅速给出一个处理方案。


而当学员的操作触发AI既定规则之外的内容时,编程猫便会有真实的老师去处理出现的问题,不过,他还是会顶着“猫老祖”的名字,因此很多家长和小朋友,其实分不清授课的老师是真人还是机器人。目前,编程猫的真实老师不超过20人。

(图左为“编程猫”,图右为“猫老祖”)



课程:从孩子接受的角度进行设计


2016年底,编程猫将课程体系进行了重新规划,以计算机科学(即纵向)为角度,切分成九年的课程体系。据悉,编程猫按照学员年龄,将计算机科学从图形化入门到人工智能逐级划分,辅以数据结构、算法、线性代数、机器学习等计算机行业前沿知识,以确保给予不同认知水平的孩子不同的内容。李天驰告诉鲸媒体:“当学员完整地学完九年后,他将达到斯坦福计算机系大学毕业生水平。


“这跟基因有关。”被问及为何打造了二次元的IP形象,李天驰如是说,“从行业的角度来讲,比如问一家硬件厂商为什么供应链做得这么好,那是因为供应链是硬件厂商的生死命脉所在。同理,对编程猫而言,能不能吸引小朋友是我们的生死命脉所在。其实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时候,罗振宇问过一句话,‘做教育,你们更关心家长还是孩子’,我们斩钉截铁地回答更重视孩子。目前,平台上的课程超过1800节课,都是由能被孩子接受的IP动漫形象贯穿整个游戏化学习体系。


编程猫的课程也与一些学科相结合(即横向),其中包括数学、生物、物理、地理等。编李天驰打开编程猫的操作平台演示起来:“我们这里有物理引擎,在这个工具中,可以设置力的加速度、质量、摩擦力等。我们把所有的知识都做成这样的模块,目前基本覆盖了所有传统学科。” 



但是,在纵向和横向的课程体系中,李天驰认为纵向更为重要。“先纵再横,只有纵向的计算机科学课程先成立,才能跟横向的学科知识更好地结合,但是它需要很强的科研实力去做研发。”因此,公司还组建了一个10位博士后团队专注于课程研发。


李天驰否认家长是因为编程+学科才给孩子报名学习编程。记得此前的一次夏令营,编程猫请了一些专业的老师给夏令营的小学员进行作品点评和颁奖。而活动结束后,老师们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一直让他记忆犹新——“你们这些孩子的家长哪里是喜欢编程,他们是喜欢编程猫!”


在他看来,这是家长在肯定编程猫的理念,编程猫的slogan是“培养未来创作者”,即编程猫想培养的是孩子的创作思维。因此,在编程猫官网上,进入操作平台入口的名字就叫“创作’。我们推出的课程,家长都蛮喜欢。”李天驰笑了笑说。


目前,少儿编程培训的出口主要有两种,长期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短期则是让家长看到效果,即小升初、初升高以及高考的升学和一些竞赛。李天驰认为,目前,少儿编程培训市场还没有到出口的阶段,大部分报编程的家长还是希望孩子能够学点东西。



对话:编程猫每天都在走弯路?


少儿编程培训市场仍处于早期,虽然国家层面的政策不断推出,包括今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逐步推广编程教育等。但是似乎只在编程教育的创业者身上得到响应,而获客成本又是摆在创业公司门前的一道坎。


面对还处于蓝海的市场,李天驰又是如何思考的?


鲸媒体:您进入少儿编程培训领域创业的初衷是什么?


李天驰:我们其实最早两个方面,一方面从自己的信念出发,我们认为编程是下一个时代小朋友必备的语言,我们希望能在中国范围内,让这些小朋友在这样一个时代比其他国家有一个先机。另一方面,从市场范围的角度来讲,我们其实在2015年已经看见,像芬兰、美国,还有包括像英国,韩国、越南等国家都已经把编程纳入基础学科。从世界范围市场来说,少儿编程培训是一个非常有潜力而且竞争非常小的市场。?



鲸媒体:编程+硬件似乎更能得到家长的认可,编程猫和硬件厂商合作,也是基于这一点??


李天驰:在国民普遍对创客教育认识不多的状态下,硬件会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家长可以带孩子去一家线下的门店,强化学习一小时,就可以成功地拼装控制一组机械,这种体验是真实可感的。我们希望孩子和家长能够直观体会到编程的奇妙,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在编程算法上有持续的学习和进步,这是我们与硬件品牌合作,同时保持体系化在线编程教育方向的原因。


鲸媒体:32万注册用户中,每个学员在平台上的停留时间是多少??


李天驰:平均每个学生在代码岛的时间是18分钟,而单纯在编程猫平台上的时间是3分钟左右。这是摊薄到每个人的时间,因为有些人他不是每天都能上。


鲸媒体:编程猫从成立到现在有没有走过一些弯路? 


李天驰:走过很多弯路。2015年12月,整个公司才20多人的时候,我们很早就建立起市场团队。当初其实是傅盛给的建议,我们把整个市场团队都砍掉了。在那样一个时间节点,如果不把产品快速迭代起来的话,那产品优势就很低。?


这些是类似于我们今天为什么去做工具,因为时间是一个不变量,投入的人力和其他的东西是变量,投入的人力在这一块多了,在那一块就少了。一个创业公司需要非常集中精力去做好一个事情。


我们每天都会走一些弯路,其实本质上创业就是在做一个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没有人有经验。所以我们称之为一个螺旋式的前进,你可能知道终点在中间的,但你每天走过的路,你的切线方向,其实都是不一样,都在发生一些变化,都在调整。如果你沿着某一个点的那个切线一直走的话,你就离你原来的目标越来越远了,你需要不断地调整你的方向。


鲸媒体:少儿编程培训行业的痛点和挑战是什么?


李天驰:家长的认知是主要痛点。哪怕国家政策在推进,但是首先认知到的只是上层的人,再是教育者,最后是家长。它有一个反应过程,所以现在其实大家获客是很艰难的。?


鲸媒体:编程猫的竞争对手有哪些?编程猫的优势在哪?您又是如何看待竞争??


李天驰:Scratch、Minecraft、 Blockly都是在工具方面做得蛮好的竞争对手,内容方面更多的是代码性的,最主要是Tynker。Tynker的内容体系做得非常丰富,还有自己的工具,虽然它是基于开源的Snap开发的,但是Tynker做得非常不错,在北美地区有一个非常高的用户水平,他们比Scratch的用户数还高,这是我们主要的一些竞争对手,我们出海后,会直接面临与它们的竞争。


对于工具来说,Scratch和Blockly的开发实力是很小的,它们不是一个商业公司,而是一个实验室在做,它们更新速度很慢。相比于国外的机构,我觉得中国公司做工具和内容最核心的优势是迭代速度。市场氛围就是这样,能够不断地快速迭代一些产品。


追溯少儿编程行业的起源,在90年代,就有玩家在做了,2010年左右也有创业者进场,但现在市场上活跃的普遍都是从2015年开始,体量也比较小。少儿编程培训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市场。


(编程猫创始人 李天驰)




关注鲸媒体,回复  皮书  了解购买《中国中小学创客教育行业蓝皮书(2016-2017)》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鲸媒体小铺】,购买【创客教育行业全图】


首页 - 鲸Media 的更多文章: